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反坦克炮 >

第1889章 彼尔姆的战防炮

归档日期:07-01       文本归类:反坦克炮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小说酒吧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889章 彼尔姆的战防炮

  十月十一日上午九点,杨明志的专列平安抵达了积雪覆盖下的彼尔姆客运车站。

  但当下苏联铁路的客运业务已经压缩到很低的程度,即便是客运车站,它也变成了巨大是军械装卸场!

  一座巨大的蒸汽吊车,正如一缓慢移动的巨大怪物。吊臂勾住一门战防炮,正缓慢的将其往平板车上调运。

  杨明志透过车窗看清了整个过程,它更是看到,曾经的月台也整齐排放更多有着极长炮管的战防炮,排队等候装车。

  “没关系。你看看到那个蒸汽吊车了吗?上次它还不存在,看来彼尔姆这里的官员办事效率很高,他们迅速设立了这么巨大的设备。”

  “他们定是接受了上级的死命令。有了重型设备,物资装卸会很快。”多布洛夫赞誉道。

  “好吧,今天我真是大开眼界,不过他们也可以设置点重型龙门吊。走吧,我们已经到站,接下来还有要事要做。”

  今天的杨明志确实感慨于如今的苏联,就是把一尊大号蒸汽机搬到了客运车站。

  碍于科技的局限,各国都不能造出马力惊人的电动机。大型龙门吊本时空不但存在,各国大部分重型设备的总装这间都在使用它。

  只不过和后世的那种可以紧靠一台机器调运重达六千吨的超级吊车,这在当今是难以想象的。

  其实即便是杨明志曾属于的时代,能做到一台吊车即可吊装六千吨巨物的国家,也只有中国一家。

  德国研发的虎式坦克已经进入批量生产阶段,它是有着巨大重量的武器,德国也没有合格的吊车能经受住这般重量。甚至于德国国内相当多的桥梁,也无法承受“老虎”区区一次的路过。

  像是苏联,吊车整体调运诸如BT坦克这种轻型装甲车,已经是许多设备的吊装极限。

  他下了车在于接应自己的彼尔姆本地内务部人员一番交涉后,目光情不自禁的瞟到那里。

  一名姓安德烈耶夫的蓝帽子边走边说:“尊敬的将军同志,我们很高兴您再度莅临彼尔姆。也许,您很喜欢这座城市?”

  “是的,将军同志。”说到这个,安德烈耶夫颇为兴奋:“我们这里还生产最新的T34坦克,还有重型榴弹炮,还有……”

  杨明志听着这人说了很多,意思非常明确,彼尔姆就是一座大型兵工厂,其主要生产的也是陆军急需的重型装备。

  但是斯大林已经告诉自己,像是喀山、彼尔姆这样的大型工业城市,都会安排工厂生产最新的突击步枪。

  “谢谢您的夸奖,事到如今我不上心也不行。因为……我们这些隶属于内务部的同志一直在准备着,如今很多新成立的部队缺乏大量的基层政委,那将由我们优先填补这一空缺。我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去战场!”

  战争爆发前,直属内务部管理的内务部队兵力超过二十万,他们中超过一半都是内战时期苏俄收养的孤儿,已经去世的捷尔任斯基就是他们的父亲。这些人对于苏维埃非常忠诚,当战争爆发时,他们宁死不降。当然,非常现实的因素摆在这里,即便有人投降也是被德军发现即枪毙,故而二十万大军撤下来的十不存一。

  国难之下,整个联盟的年轻男人都必须做好从军的准备。尤其是内务部的这些文职人员和之前败退下来的部队,他们必须到新征召的部队中去,以稳定住整个步兵师数千战士的情绪,从基层终止可能的厌战畏战情绪,以思想教育的手段鼓舞战士勇往直前。

  在杨明志的身后,便是他的贴身警卫格里申科,以及随行的两位技术能手,年轻的卡拉什尼科夫和更年期的多布洛夫。

  一行人很快不行出了彼尔姆客运车站,在宽大的火车站广场,杨明志看到的是另一幅繁忙景象。

  偌大的广场被积雪覆盖,天空依旧被乌云覆盖,整个世界是阴冷的,雪虽然已经停了,来自北极的寒风如同刀子,在宽阔的广场横扫。

  大量有着巨大炮管和炮架的较大口径战防炮被整齐的排列着,大量穿得像是棕熊的壮汉,或是三三两两闲聊,或是手推这些战防炮炮架,将其挂在拖拉机上。

  卡车的拖拽钩勾住刚出厂的战防炮运抵火车站,接下来的工作便是拖拉机将其拉到站台,再被重型蒸汽吊车吊装至平板车。

  杨明志相信整个调运过程是非常迅速的。他看到的是57毫米口径的战防炮,恐怕也是苏军战争时期生产的最大口径战防炮。

  它配属的炮弹有着更大的药室,就能在炮膛内给予弹丸更大的动能,同时它也有非常夸张长度的枪管,从而能够给予弹丸更高的初速,最终口径达57毫米的钨芯穿甲弹以接近音速的速度撞击敌人坦克,带来可观的穿透力。

  不过如今的德国坦克,它们面对苏军的中近距离RPG武器发射的破甲弹,它们被设计得牺牲一定马力和机动性以安装更厚的装甲,以及普遍套上一层栅栏。不仅仅是德军,苏军的坦克面对德军的RPG武器也做出同样操作。

  战争逼迫交战双方拼命加强主力中型坦克的装甲厚度,以及在钢铁里加入其他金属成为更坚固的符合装甲。

  如此一来,威力如57毫米钨芯穿甲弹,它能否在一千米距离击穿最新型的四号坦克?没有大量的实战案例证明,这些在1942年夏季才开始恢复量产的57毫米战防炮,能非常轻易的做到这一点。

  但可以确信的是,如今苏军当下已经广泛装备的37毫米战防炮,面对加固装甲版本的三号和四号坦克,即便是二百米距离根本不能击穿它们的前装甲,炮兵唯一的机会就是狙击车长和司机的潜望镜,以求让他们成为瞎子。

  二百米做不到的事,更不用说奢求在一千米距离完成这个。反倒是德军当前的主机车型四号,其中一些改良型号装有更大倍径炮管,口径也高达75毫米,如此一来发射高爆弹的坦克,可以轻易在一千米的距离就摧毁苏军反坦克阵地。

  装备的许多战防炮只可用来攻击德军坦克的侧面,当其逼近阵地不到二百米时,虽然苏军装备的RPG武器的空心装药破甲弹弹头有着很强的穿深,却很容易被德军坦克故意安装的栅栏网阻挠并提前引爆。

  苏军必须拥有一款更优秀的反坦克武器,故而在1941年12月停产的57毫米口径的重型反坦克炮,又在次年春季恢复量产。

  可能它不是很好用的武器,但是当下也只有这种超长炮管和更大弹丸的战防炮,能够在一千米的距离范围,攻击德军坦克的正面而不虚。

  “这些都是战防炮,它们是攻击德军坦克的利器。”安德烈耶夫知道自己接送的将军是何等存在,他故意这么说:“它们是57毫米口径,目前是我国生产的最大口径战防炮。据我所知,炮弹仅飞行一秒,即可击穿一千米外的敌人坦克装甲,完成一个战果。再配合上您研发的RPG武器,我想我们的反坦克力量已经达到了惊人程度。”

  “最好的这样。”杨明志并没有那么乐观,他笑呵呵的说,“但是我临时在彼尔姆下车,可不是专门来看看城里的反坦克炮工厂的。当然,如果能参观一下我也很高兴。”

  “不!我只是说说。我可以断定,57毫米战防炮的能力必然远远强于37毫米的,但是我们不要太高看自己,也许德军已经研发成功一种更为强大的坦克,那种装甲,恐怕只有用喀秋莎火箭炮直接射击,以特别多的炸药才能将其炸碎。”

  “您……您是在开玩笑吧!”因为寒冷,安德烈耶夫的尬笑变得非常走形。他注意着将军的脸,看不见这位亚洲面孔的将军有任何玩笑的意思,而是整个人一本正经的说明了这一切。

  杨明志继续道:“我的时间非常包裹。你是内务部的同志,我可以告知您我这次行程的主要目的。不错,我就是来看望我的老战友们的,这件事您应该非常清楚。”

  “是!是的。”安德烈耶夫连忙点头称是,继续道:“我们都已经安排好了,就在彼尔姆城内的军人旅馆。您是将军,您将得到极高的住宿和餐饮待遇。”

  杨明志点点头以示满意。他估摸着所谓好待遇,就是睡在软床上,吃些艰难战争时期少有的好饭餐,甚至可以用旅馆的电话。

  “哈哈,我只是与我妻子报个平安,以及告知我在新西伯利亚的朋友们,我几天后就将回归。对了,另外三位师长呢?”

  “他们……他们这几天一直在城里的各个中学征兵……”安德烈耶夫以为杨明志不知道此事,故意多说了一点,虽然安德烈耶夫本人也知之甚少。

  “不!征兵工作非常顺利,第一批经过特别征兵筛选的人才已经抵达了三位师长的军营。师长们最忙的时间基本结束了,他们得知您今天感到,就一直待在军人旅馆里。旅馆方面也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就等着您赴宴呢!”

  一下火车还没有为舟车劳顿休息一下,就连忙赴宴?!想到宴席,杨明志情不自禁摸摸自己的肚子,几天以来自己一直吃得“列车餐”,都是非常寡淡的面包、煎蛋和菜汤。餐车虽然储备了一些牛肉,杨明志对厨师的水平不敢恭维,肉做的太老,弄得自己不得不到处找锐利物剔牙。

  安德烈耶夫亲自拉开车门,躬身邀请说:“亲您上车吧,我们直接去军人旅馆。我也将护送您全程,直到您离开彼尔姆。”

  杨明志尴尬的笑了笑,“我不必您这般费心,我只想低调的在彼尔姆坐坐,但愿此行不会惊扰到很多人。”

  坐上车的杨明志着实担心,当自己抵达那个军人旅馆后,迎接自己的不仅有自己的老战友,甚至还有彼尔姆当局的那些老家伙们。想想自己在新西伯利亚的待遇,他越想越是担心。区区一介中将,引得得到斯大林本人的青睐与重用,就成为地方上的那些封疆大吏可以攀附巴结的对象?

  车轮碾压积雪覆盖的路面嘎吱作响,所乘坐的轿车内也没有暖气系统。当今世界的轿车才刚开始关注乘客的乘坐舒适度,那些在后世看起来司空见惯的额外功能,如今不过是有可能实现的科学幻想。

  车窗上很快就被水汽覆盖,杨明志擦出一面可视窗口,仔细观察着冰雪中彼尔姆宽大的街道。

  “是卡马河,将军同志。”安德烈耶夫高兴的说,“它是伏尔加河重要的支流。现在的气温还没有那么冷,说不定今年河道上只会有很薄的冰层。您看到那些河面上的黑影了吗?它们是平底拖船。”

  只见汽艇冒着滚滚浓烟,如同一匹小马驹拉动巨大的车厢,正缓慢的拖着平底船缓速前进,似乎只比水流快一些。

  “嗯,大概是铜矿石和铁矿石,他们会运到本地的码头卸货,直接拉到冶炼厂。也可能沿着伏尔加河逆流而上拉到喀山的冶炼厂,或是沿河而下到萨奔、古比雪夫。”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本文链接:http://convertvlc.com/fantankepao/1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