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反坦克炮兵 >

志愿军炮兵

归档日期:07-18       文本归类:反坦克炮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1952年的上甘岭战役中,中国军队于10月19日开始大的反击:133门75毫米口径以上的重炮对敌军猛烈开火,24门喀秋莎火箭炮发射数百发火箭弹,给敌人以重击。在整个上甘岭战役当中,我军总共消耗了40万发炮弹,其中大口径加农炮、榴弹炮炮弹的数量高达15万发以上。志愿军终于在上甘岭的炮战中体会到了什么是现代化战争。

  有人说,志愿军的武器只有小米加步枪,其实,早在解放战争时期,东北野战军就组建了强大的炮兵部队,在1948年的义县攻坚战中,解放军就有重型榴弹炮参战了。随后的辽沈战役,解放军缴获了军2个重炮团,整整36门155毫米口径的美式榴弹炮,这些火炮是当时中国装备的最先进的火炮,成为了解放军的战利品。1949年1月,天津战役,解放军以600多门大炮一天功夫就砸开天津城防。所以说,从1947年以后,小米加步枪就已经成为了历史。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了,志愿军开始入朝参战。当时,第一批入朝的解放军部队有18个步兵师,3个炮兵师,总兵力20万人。这些部队都为第四野战军的部队,武器装备算是半美械。每个步兵师一个75毫米山炮营、每个步兵团有一个60迫击炮连、每个步兵营有一个火箭炮排,这是当时解放军入朝兵力的基础火力配置。看得出来,和中国远征军的火力差不了多少。当时的滇西远征军是国内最好的部队之一,用于反攻云南日军。每个师也就一个山炮营。12门75毫米山炮。而第一批入朝的志愿军部队,在装备上已经和滇西远征军持平了。唯一的不同,就是没有空中支援。

  其实,志愿军的火力不算很差。在第一次战役的云山攻坚战中,志愿军39军集中8个步兵团参战,2个炮兵团进行火力掩护,炮火猛烈的让美军都感觉不相信这是中国军队的进攻。随后到了第三次战役,志愿军一次性集中6个炮兵团支援6个军渡江,火力密度和腾冲战役远征军的火力密度差不多。

  由于105毫米的大口径火炮不多,在第四次战役的砥平里战斗中,城镇攻坚战无法展开。当然,这不是朝鲜战争我军火炮落后,而是当时前四次战役,美军的轰炸实在太厉害,中国军队的大批美式榴弹炮无法运到前线年开始参战,志愿军的炮兵火力发生了新的变化。

  第五次战役开始前,除了前线军等原四野部队为半美械部队,大口径火炮支援较弱外,新参战的第19兵团,第3兵团已经开始进行队属炮兵的加强。为了配合突破美军的坚固防御,第19兵团63军、64军、65军每个军加强一个122毫米苏制榴弹炮兵团,第3兵团12军、15军、60军每个军也加强了一个苏制榴弹炮团。军直属部队就配属重炮团,可直接支援地面部队火力打击。新组建的大批炮兵师也进入朝鲜,其中火箭炮兵21师直接参加第五次战役,除了野战军的炮兵火力达到了中国驻印军的水平(驻印军也就是每个师一个榴弹炮营),大批炮兵师的入朝直接加强了中国军队的火力。而当时的抗日时期的军,压根没有炮兵师这一级编制。

  第五次战役于1951年4月16日开始,中国军队的2000门火炮同时开火,炮火密度达到了空前。在铁原阻击战中,第63军直接配属一个火箭炮兵团,在战役的最后关头,军长傅崇碧亲自命令该团24门喀秋莎火箭炮参战。进行一场绝地大反击。可以说,没有强大的炮兵火力,这个战斗会打成什么样子?难以想象的。1951年11月的马良山攻坚战,我军一个团就有60门火炮,8辆坦克支援作战。60门火炮什么概念?3个炮兵团呀,3个炮兵团支援一个步兵团,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1950年的云山攻坚战,2个炮兵团才支援一个军作战。看来,志愿军使用火炮真的阔绰了。估计中国远征军也很难享受到3个炮兵团支援一个步兵团的良好待遇,否则,密支那不会打那么久。

  上甘岭战役,把中国军队的炮火逼出来了。为了防备美军的袭击,3个喀秋莎火箭炮团陆续参战。我军一个连的防御阵地就可以得到一个炮兵营的火力支援,在大反攻当中,我军133门大炮以猛烈的火力反击敌人,和敌人展开了炮战。这是不可想象的,据说,韩国军队一个营出发偷袭我阵地,被炮兵观察哨发现,喀秋莎炮兵团奉命发射火箭弹,将韩军这个营全部炸死。可以看出,我军的炮火达到了什么程度。

  1953年,中国军队对于炮兵的认识彻底转换了。只要是攻坚战,炮兵必然会全力以赴。攻击十字架山,308门火炮直接支援一个步兵团参战。308门火炮,相当于12个炮兵团。从1950年的云山战役,2个炮兵团支援一个军; 再到1951年的马良山战斗,3个炮兵团支援一个团。再到十字架山战斗,12个炮兵团支援一个团,中国军队的平均火力密度迅速提高。有时候一个连的小规模攻坚战,支援的火炮就有上百门。炮兵真的很阔绰了。

  最终的金城战役,我军1100门火炮一起开火,将现代化炮战的酣畅淋漓打到了高潮。据不完全统计,朝鲜战争中,70%的敌人是被我军炮弹炸伤的,枪战杀伤只有30%不到。当炮兵的伤亡比例超过枪战的伤亡比例,解放军现代化战争的经验时代开始了。

  朝鲜战争带出了强大的中国炮兵,今天,中国炮兵的规模达到了世界第一的水平。我们要十分感谢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正是这场战争,让中国获得了和世界第一美军直接作战的机会,正是和最为先进的美军作战,我们才学会了现代化的机械化战争。可以说,朝鲜战争三年中国军队的进步,超过了西方国家30年的水平!

  朝鲜战争带出了中国军队第一批机械化部队。曾经的西北野战军第1军,武器装备比较差。而经过朝鲜战争前的重新整编,第1军每个步兵师都有一个炮兵团,一个坦克团,全军3个坦克团,一夜之间成为机械化野战军。

  中国人民志愿军喀秋莎火箭炮兵部队,在朝鲜战场上战绩辉煌,威震敌胆,可说是广为人知,但又充满神奇色彩,深知者寥寥。笔者近日在北京,专访了当年志愿军喀秋莎火箭炮兵第21师政委吕琳同志。拂去历史尘封,该师的辉煌战史得以再现。

  军委命名董存瑞等4人为“全国战斗英雄”、军委命令步兵师改装火箭炮兵师,可谓“双喜临门” 。

  炮兵第21师是我军入朝参战的惟一一个喀秋莎火箭炮兵师,其前身是四野第48军143师。这是一支英勇善战、作风顽强、英雄辈出的部队。建国初期电影《董存瑞》、《翠岗红旗》、《战火中的青春》三部战斗故事片的原型,均出自这个师。

  1950年9月,军委召开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第143师董存瑞的战友、特等战斗英雄郅顺义,全军惟一的女战斗英雄、“新时代花木兰”郭俊卿,独胆英雄杨世南等3人,光荣地出席并被命名为“全国战斗英雄”;隆化战斗中舍身炸碉堡牺牲的班长董存瑞,也被追认为“全国战斗英雄”。一个师出4个“全国战斗英雄”,这在全军是少有的,是全师的莫大光荣。10月底,该师奉军委命令,立即北上,改编为火箭炮兵师,准备赴朝参战。接受这样一个重大任务,是更大的光荣。这两件大事对143师来说,真可谓是“双喜临门”。

  11月,刚刚结束在赣南粤北剿匪作战的第143师,由广东曲江车运北上,到达辽宁阜新集结,改编为火箭炮兵第21师,师长吴荣正、政委刘禄长、副政委吕琳、参谋长刘义荣、政治部副主任薄能贵。

  火箭炮团是两营6连制,这个师原辖的第427、428、429团等3个步兵团,改编为5个炮兵团,即火箭炮兵第201、202、203、207、208团。

  刚改装时,全师万余人,仅有几个干部懂得山、野炮技术,对火箭炮兵的技战术一无所知。为此,师里立即抽调387名军事干部到沈阳炮校进行40天的短期培训,以应改装急需。

  炮兵21师装备的火炮是苏联造M-13火箭炮。炮兵连是4门制,每营12门,每团24门,全师120门。

  1951年2月14日,全师以团为单位举行隆重的授炮典礼,接受刚从苏联运来的火炮。

  M-13火箭炮是一种多轨式轮式自行火炮,弹径为132毫米,每辆炮车有一座8联装轨式火箭发射架,每条滑轨上下各装挂1枚火箭弹,每炮共装16枚,最大射程8500米,发射为电气点火,数秒钟内即可全部发射完毕。这种火箭炮弹径大、弹群密集、发射速度快、杀伤破坏力大、战场机动性能好。作战时,以团(或营)为单位齐放射击,一个团一次齐放发射384枚火箭弹。因其弹群覆盖面积很大,故M-13火箭炮部队主要被用于对大面积集群目标射击。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苏联卫国战争中,苏军M-13火箭炮兵配合地面部队作战,发挥了巨大威力,屡屡给德军予重创。为此,苏军战士用他们心目中的美丽姑娘的化身———“喀秋莎”来赞美、称呼M-13火箭炮。后来,“喀秋莎”也就成为人们对这种火箭炮的通称,它的正式名称反倒鲜为人知了。

  1951年2月初,第四次战役打响后,为适应作战需要,于2月7日决定实行轮番作战锻炼部队的方针,并决定加速完成国内火箭炮团等各炮种部队的扩充和训练。

  2月中旬,军委炮司命炮兵第21师迅速完成改装训练,做好入朝参战准备,并提出了“短期的、重点的、速成的”训练方针。随即又给师里派来了由有丰富的火箭炮作战和训练经验的苏联将军、军官和军士组成的专家组,帮助指导各团的军事训练。

  正常情况下,一个步兵团改装火箭炮团,从组成到形成战斗力,至少需要一年时间。那时部队指战员文化程度很低,大都是文盲、半文盲,要在短时间内完成训练任务投入作战,难度非常大。

  师党委认真讨论了军委炮司关于改装训练的方针和要求,确定了各团训练必须坚持“先技术、后战术”、“专业为主,一般为辅,操作为重点”、“急用先学、学以致用”的原则,并在苏联专家帮助下,制定了“由单个教练开始,经过班、排、连、营教练,尔后团综合教练,最后进行战术演习和实弹射击”的训练计划。

  2月20日,各团在深入动员的基础上,开始了热火朝天的28天突击大练兵。

  改装训练是在苏联专家指导帮助下进行的。师、团尊重专家的意见,但又不完全依赖专家。专家负责拟定训练计划、编写教材、指导教学,但训练的组织领导、训练计划的实施,则全部由师、团司令部负责。

  3月19日,全师各团全部完成了改装训练任务,迅速掌握了火箭炮兵的基本技术、战术。军事训练刚结束,全师又立即开展14天的动员教育。

  当时,部队中主要有两个思想问题,一是少数指战员认为美军飞机、坦克、大炮多,还有,产生怯战思想;二是部分辽宁籍战士想家、想回家“享受土改胜利果实”,有些人甚至开了“小差”。

  针对这种思想现状,各团深入开展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仇视、鄙视、蔑视美帝”的动员教育;师党委还提出了“打响第一炮,为祖国人民争光”、“向董存瑞、郭俊卿学习,英勇杀敌,争立国际功”的口号和“边打边练,以战教战”的要求。动员教育极大地激发了干部战士的爱国主义、国际主义、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坚定了敢打必胜的信心,纷纷上书师、团党委,表示要坚决抗美援朝,杀敌立功。炮兵203团董存瑞生前所在的6连,还上书毛主席、朱总司令,请求早日赴朝参战。

  1951年4月初,炮兵第21师奉军委令,分批入朝参战。师长吴荣正、副参谋长王亚夫(后任参谋长)奉命组织师前进指挥所,立即率火箭炮第201团、203团第一批入朝;副政委吕琳(后任政委)、参谋长刘义荣等随后入朝。

  抗美援朝期间,军委共组建两个喀秋莎火箭炮兵师,另一个师是留在国内的炮兵第22师。该师所属的喀秋莎火箭炮兵第205团、第209团,则于1952年后相继入朝,编入炮兵第21师战斗序列。同时编入的,还有军委炮司直属的6管火箭炮兵第210团和高射炮兵第19营。因此,炮兵第21师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作战实力为8个火箭炮团、1个高炮营。

  炮兵210团,前身为敖汉旗支队,以敖汉旗和原翁牛特左旗蒙古族组建,1947年扩编为蒙古骑兵第六团,人数约1000人,团长李海涛,政委赵居谦,归冀察热辽军区兼热河军区热东军分区建制。1950年改编为东北军区炮兵第一团,年底入朝鲜作战,番号改为炮兵210团,是我军第一代火箭炮兵团之一。

  1950年10月,美军在仁川登陆,战火不久就燃到鸭绿江畔,严重威胁我国安全。我骑兵团全体指战员纷纷写信请战。

  1951年4月,经上级批准,骑兵团由赤峰乘马行军到北票换乘火车,到沈阳文官屯。随后被改编成为东北军区直属炮兵第1团,开始参加研究和改进当时最新式武器---506式火箭炮。我们仅用了5个月时间,就克服了语言,文字以及改换兵种等困难,迅速熟练地掌握了火箭炮的战术性能,设计方法以及射击指挥,成为第一个用国产最新式武器装备的炮兵团---中国人民志愿军炮兵210团。于1951年10月12日,分三个梯队承火车赶往丹东。次日,这支以蒙古族为骨干的炮兵部队,以战马挽拉着新式火箭炮,向朝鲜开进,连续行军596公里,按预定时间到达目的地。

  1951年12月,为了摸索如何在实战中充份发挥506式火箭炮的威力,由2营营长伊翔臣同志率领5连参加反击281.2高低的战斗。战斗中,我们打垮了敌人两个连和迫击炮阵地,为以后的战斗摸索出了经验。

  1952年5月23日,我炮团配属38军进行防御。6月19日,敌人以两个连的兵力,偷袭我395.8高地,被我炮1营1连消灭,当场歼敌70余名。

  1952年10月6日,我步兵38军按照志司的意图,确定对394.8和281。2高地进行反击,首先打垮伪9师,然后在反复争夺中打垮美3师和美40师。在总攻的炮火准备阶段,我团先后对394.8高地进行5次火力急袭,对281.2高地进行2次火力急袭,将敌防御设施如地雷,照明雷,铁丝网和悬垂手榴弹等予以70%的破坏,并摧毁了敌8号碉堡群。

  8日在伪反扑时,我团又先后进行了14次火力反击,第一次齐射就消灭了敌人一个连,后又支援我步兵向东,西360高地冲击,当即完成了任务。

  9日,敌人向360高地,394.8高地进行反扑,我团1,2,5连集中火力向4至16号目标进行火力袭击,3连于前进阵地压制敌火力点,摧毁了敌人11个掩体,敌28连队被彻底打垮。

  11日,敌又分多路向我394.8高地重新进行进攻,先后侵占周围高地,对我形成半包围,我军坚守主峰阵地的步兵伤亡较大,仅有9名同志坚持战斗。这时为了保证消灭敌人,又需保证我9名同志的安全,我们根据射弹散步的法则,在地图上算出了平均弹着点和最近弹着点,1营迅速集中火力连续打了两个齐射,然后想南部地域主动进行火力打击,以切断敌人后路。经过激战,又一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这一天的战斗特别进展激烈,我们用密码联系来不及,就干脆用蒙古语来大体密码联系指挥部队作战。结果事后敌人造谣说“外蒙古军队也来参战了……”

  1953年5月9日,我团到中线师进行反击,在步兵的配合下,我团击退了敌人11次疯狂反扑。

  7月上旬,在著名的金城进攻战役中,我团于7月13日21时向伪首都师,伪9师,美7师进行突击。我团在敌人炮火严密封锁下,往返机动作战,多次变换阵地,对敌人15个目标进行了压制袭击。当敌人以反斜面逆袭我冲锋部队时,我炮6连以7门火炮向敌人30多门迫击炮和334,346.6高地敌火力点进行猛烈攻击,彻底摧毁了敌人的阵地,并俘虏美军17人。

  在朝鲜战争中,该团受到了志愿军司令部的全军通报表扬,部队先后涌现出11个集体功臣单位,133名个人英雄模范,24军授予该团1营集体功臣单位的荣誉称号。

  1953年11月炮团回国后,又于1954年2月,由团政委率领一个营建制的干部,携带506式火箭炮到越南参加援越抗法战争。由该团干部培训的越军炮手,在该团干部的指挥下,参加了奠边府战役。任务胜利完成后,于同年8月回国。

本文链接:http://convertvlc.com/fantankepaobing/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