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反坦克手雷 >

朝鲜战争苏联是什么态度?

归档日期:09-20       文本归类:反坦克手雷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战争开始。斯大林纵恿金日成于1950年首先对韩国发动战争。斯大林唆使金日成向韩国发动战争目的有三个,(1)、给美国和西方国家一个脸色看。(2)、把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注意力吸引到东方,从而减轻苏联在欧洲的压力。(3)、把中国拖如战争,削弱中国的实力,迫使中国向苏联伏首称臣。因为中朝一衣带水,唇齿相依,中国一定会出兵。

  2、战争打响后,在阻拦联合国出兵援韩问题上一反常态,态度消极。当朝鲜军队打到釜山时,美国利用联合国的名义出兵援韩,当时,常任理事国有苏联、美、英、法、台湾当局,斯大林怕事情闹大,决定牺牲朝鲜,保全东欧,怕在联合国大会上受谴责,不派代表出席联合国大会,结果四票赞同,无一票反对,联合国决定出兵援韩。

  3、联合国出兵后,斯大林拒绝出兵援朝,挑动金日成向中国求救。当中国决定出兵时,斯大林答应金日成苏联出空军,金日成把此事转告中国,但斯大林迟迟不出空军。1951年,当他看到中国越打越胜时,才出空军夺取胜利成果。

  4、他不与朝鲜签定合同,而是与中国签定合同。表面上看,他好象是抬高中国,实际上他怕朝鲜还不起。(朝鲜也线年赫鲁晓夫向我国逼债,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援朝合同中的债务

  金日成是主张挥戈南下,武力统一朝鲜半岛。为此,他曾亲自征求过斯大林和的意见,但二人均不支持。

  为了与苏联在亚洲的对抗,有意缓和和中国的关系。当时的美国已停止了对蒋政权的支援。成王败寇的道理美国人还是明白的, 他们也不想为了一个落魄的蒋而与新兴的中国结下矛盾。。

  敏感的斯大林以嗅到了一丝不良的味道,为了避免阵营中第二个南斯拉夫的出现,斯大林的态度出现了重大的转变,明确支持金日成的主战意见。

  斯大林料到如果半岛发生战争,中美为了各自的利益必会交恶,中国会更加倒向苏联阵营,从而在亚洲,增加对美国的砝码。

  于是出现了苏联退出联大,美国议案以13对1(南斯拉夫投了反对票)的情况下得到通过 ,组成联合国军,开赴朝鲜的一幕。

  当时中国军队的主力大部在南方,准备着解放台湾的战役。朝鲜的战火,迫使中国紧急援兵北上,错失了解放全中国最好的机会。

  展开全部整个1949年朝鲜半岛均处于剑拔弩张的战争边缘,1949年9月24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讨论了朝鲜局势并达成决议,不支持北朝鲜以军事手段解决朝鲜统一问题,而到了1950年1月30日,斯大林却一反常态的表示对金正日以武力统一朝鲜问题的支持。在短短的几个月当中,苏联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是世人始料未及的。而在1950年2月14日,中苏在克里姆林宫正式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等三个文件,从而在法律上奠定了战后中苏之间的同盟关系。这三件事情发生在半年之内是历史的巧合还是有特定的联系?本文正是从这一角度出发,试图通过分析找出三者之间的内在联系,指出《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正是导致苏联对朝鲜战争的态度转变的关键点。

  苏联势力进入亚洲是从对日作战时期开始的,早在雅尔塔会议上,苏联提出的对日作战的条件就是恢复沙皇时期俄国在远东的势力范围,美国出于减少太平洋战争中美军的伤亡和限制战后苏联在东方的扩张的双重目的考虑,对苏联的这一要求表示同意。同时,一直以亲美为其主要外交方针的政府因急于让苏联早日对日宣战也与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苏联通过该条约在中国东北攫取了大量的利益,保障了苏联在远东的战略优势。由此可见,苏联继承沙皇俄国在远东的传统战略目标的保证是雅尔塔协定和《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因此在战后初期,苏联希望通过维持战时与西方尤其是与美国的伙伴关系,来维持自己通过雅尔塔协定来获得的在远东的利益,并且在对华关系上苏联更重视的是与的关系,而与之间更多的是猜忌和不信任。但是中国革命的发展形势,尤其是1949年10月取代了成为执政党迫使斯大林考虑改变苏联的对华政策,从米高扬秘密访问西柏坡到以东北贸易代表团的名义访问莫斯科再到中国宣布向苏联“一边倒”的外交方针,中苏关系迅速升温,中苏两党在原则上统一了认识,并初步确定了未来双边关系的发展目标,但是涉及双方根本利益的分歧并没有解决,这便是中方出于对内在国人心目中树立新领导人的威信,对外向西方国家表现独立自主的对外形象,彻底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的考虑向苏联提出签订一个新的中苏条约的要求,而苏联出于维护其在东北的既得利益以及避免给西方造成雅尔塔体系遭修改的印象倾向于寻求一种可行的办法保留旧条约,而在实际上修改现行条约,决不签订新条约。中苏关系谈判由此陷入僵局。由此可见,在战后初期,苏联在远东的战略就是维持雅尔塔体系的成果以及《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对于一切破坏这一秩序稳定的行为苏联是坚决抵制的。所以,在1949年9月24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的决议中责成苏联驻北朝鲜大使什特科夫向金正日和朴宪永转告:“由于目前北朝鲜的武装力量与南朝鲜相比并没有占必不可少的优势,因此不能不承认,现在进攻南方是完全没有准备好的,所以从军事角度看是不允许的。”,“目前争取朝鲜统一的任务要求集中最大力量:第一开展游击运动,建立解放区;第二进一步全面加强人民军”。[②]如前所述,苏联在战后初期仍然是想和西方盟国维持合作关系,即使合作不成也不愿意与美国公开对抗,其对外政策中始终是欧洲第一,加之刚刚经历过二战人力物力极大的损失,苏联也要解决国内的经济恢复和建设问题,从而不得不在对朝鲜半岛的态度的时候始终采取守势,维持已有的对苏联有利的三八线划界的局势。

  但是,在这个期间,发生了两件影响中苏谈判方向的大事。第一件是缅甸和印度表示愿意承认新中国;第二件是英国和其他英联邦国家在承认新中国这个问题上表示愿意采取明显的步骤。1月1日,巧妙地通过苏联驻中国大使罗申向斯大林告知相关信息。这件事给斯大林刺激很大,尤其是英国承认中国一事,让斯大林认为是中美关系缓和的先兆。斯大林认为中美关系缓和以后其在远东的门户将大大向美国敞开,加之苏联始终与中国有一个共同的战略目标,即对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在冷战的世界格局中求得生存和发展。斯大林终于做出让步,1950年1月2日晚上八点,莫洛托夫和米高扬特意赶到下榻的别墅,。莫洛托夫表示同意签订新的条约来代替旧的条约[③]。1950年2月14日,中苏在克里姆林宫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等三个文件。中国与苏联正式结成了战略同盟关系。这是中国现代外交史上一次伟大的胜利,斯大林被迫同意与新中国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使得苏联失去或即将失去它通过与雅尔塔体系和1945年与签订的中苏条约而获得的远东利益,这主要是指由长春铁路和旅顺口、大连保证的苏联在太平洋的出海口和不冻港。[④]

  至此以后,苏联一直以来企图维护的远东地区的秩序不复存在,要想继续保持其在亚洲的战略利益,苏联必须对其在远东的策略进行调整。于是,斯大林对于朝鲜半岛的策略调整势在必行。

  苏联的战略决策者们完全可以预料,一旦朝鲜战争爆发,无论结局如何,苏联都将重新获得通过新中苏条约失去的在远东的利益。因为,如果战争胜利,苏联就会通过北朝鲜控制整个朝鲜半岛,其南部的港口,自然可以成为苏联梦寐以求的不冻港和出海口,代替了刚刚失去的大连和旅顺;如果战争失败,东北亚局势势必更加紧张,以当时中国的情况势必向苏联寻求保护,苏联便可以名正言顺的继续在大连和旅顺驻军,并且按照新中苏条约的规定,一旦在两国之间的边境出现战争情况,苏联有权利使用长春铁路,这样,长春铁路又自然回到了苏联的控制当中了。[⑤]

  由此,斯大林改变了以往在亚洲的沉默和守势的立场,决定在远离欧洲这一冷战中心的朝鲜半岛采取军事行动完成朝鲜的统一。在苏联与美国已经处于全球范围内冷战状态的背景以及朝鲜半岛处于战争边缘的总前提下,为了减轻因即将签订的新中苏条约使苏联失去在亚洲的基本利益而造成的压力,满足苏联在东方的战略意义的需要并进一步扩大苏联在这一地区的势力和影响,斯大林在1月30日给什特科夫的回电中说:“我理解金日成同志的不满,但他应当理解,他想在朝鲜采取如此重大的措施,是需要有充分准备的。这件事必须组织好,不能冒太大的风险。如果他想同我谈此事,那么,我随时准备接见他同他会谈。请将此事转告金日成并告诉他,在这件事上我准备帮助他。”[⑥]虽然正式《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在半个月之后才签订,但在1月2日,斯大林通过莫罗托夫向表示让步时就已经显示,新中苏条约的签订势必影响苏联在远东地区的既得利益,从而才需要改变政策,以保证战后苏联在远东整体战略的需要。

  综上所述可以得出,中苏同盟与朝鲜战争起源之间的确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形成的中苏同盟并非像其表面显示的那样,加强了苏联在远东的力量,有了在朝鲜半岛与美国抗衡并战而胜之的把握,恰恰相反,正是因为这种同盟的形成,在中国宣布出兵介入朝鲜战争之前,中苏之间存在很大的猜忌,斯大林感到苏联在远东地区的既得利益受到威胁或完全丧失,从而才需要改变自己在朝鲜半岛的既定政策,转而支持北朝鲜的军事行动。当然,需要指出的是,朝鲜战争的爆发,是一个苏美中朝多方博弈的过程,并不能简单的用中苏新条约形成的中苏同盟进行解释。中苏同盟在法律上达成以后,朝鲜战争并不是立即爆发,这当中还涉及到很多复杂的问题,但这并非是本文的讨论之处,笔者在此也不再赘述。

  1、郭新昌:《战争与决策——试析朝鲜战争初期中美苏的博弈》,华东师范大学05届硕士学位论文,2005年5月

  3、沈志华:《、斯大林与朝鲜战争》,广东人民出版社,2003年11月

  4、沈志华:《中苏同盟与朝鲜战争研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7月版

  展开全部朝鲜自主发动了对南朝鲜或者说是南韩的吞并行动,以不多的苏制装甲力量为先锋,险些成功达成目标,李承晚政府被迫请求美国老大出手援助,后美国强势在联合国上通过对朝鲜的军事打击计划,纠集联合国军以登陆的方式断掉入韩的朝鲜军队后路,击溃朝鲜军队。

  这其中朝鲜曾在开战前对苏联委婉的表达过类似的想法,没有获得苏联的支持,但重要的是苏联或许是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并没有表达出强烈的反对意愿,这使得朝鲜错误的判断了苏联的意图。而开战后又无视咱们给其提供的不要急于冒进和保护好战线后方的意见并嗤之以鼻。

  开战后,苏联处于了一个尴尬的境地,既怕与美国直接对抗扩大战事会导致全面对抗无法收拾,又不能坐视朝鲜被美国拿下让自己直接与北约接壤,这时候正好咱们凑上去了,经过双方商谈,苏联同意支持咱们大量的军事装备尤其是大量的米格-15直接的提升了新中国的空军实力,并给予一定的战略牵制,咱们以志愿军的名义入朝,并成功的打击了联合国军的嚣张气焰,粉碎了美国意图借势吞并朝鲜威胁中苏的用心。

  楼上几位基本说的到位了,下面提提一些补充和个人看法。首先朝鲜战争完全是在中苏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始的,这个许多史料有记载,简单想一下如果朝鲜是在苏联的支持下,不会连美军在仁川登陆这种情报都没有,实际上即使是在开战前后中国方面也向朝鲜提出可以帮助他们并且提醒他们注意自己的后方,很难想象如果中苏两个可以说刚经历过大规模战争胜利的国家支持朝鲜而且朝鲜也接受支持的话(这个是重点)会犯下几乎翻盘的错误。许多情况表明当时苏联在朝鲜分界问题的退让是为了希望在日本的分割上分一杯羹,实际上北方四岛可以看做美国在38线划分上的回礼。而考虑到苏联相对美国较弱的海军,苏联可能更愿意跟美国打一场陆地战争,所以分裂的朝鲜半岛可能正是苏联想看到的,美国既没有占到便宜而苏联又保持了对对方的陆地接触,实际上苏联当时是想让中国划江而治的。最后就是,当时可是只有美国有,苏联不出兵一方面是避免局面恶化可能也是惧怕对方的核武器同时在战略上起到牵制作用,实际上苏联的这一政策起到了一定作用美国并没有投入全部力量到朝鲜而且也没有使用核武,很难想象新中国有这样的威慑力。至于所谓的武器、技术封锁,那些是从89年开始的而且只要是执政就不要指望西方不带有色眼镜看人,一个发达、富强的中国是不符合西方的传统观念的,贫穷、落后甚至于愚昧和易于操控的中国才是他们想看到的。

本文链接:http://convertvlc.com/fantankeshoulei/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