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反坦克阵地 >

68军203师历史点滴(一)

归档日期:07-26       文本归类:反坦克阵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谈203师,我们不得不先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8军说起,从网上搜寻的结果就看到有兵心依旧:《68军是一支永恒的部队》、68军子弟任金一:《68军的开国将军》以及虎啸:《陆军第68军番号变更序列表》,在此予以原文摘录,以便于收集整理。

  在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撤销番号的每一个军,都留下了自己的余脉,或在陆、海、空军及武警的部队、机关、院校,或在地方的兵团、农场、工程公司。唯独68军,未留下任何建制单位。

  因此,在我把这篇小作奉献给网友时,心中有一份特别的崇敬与沉重。希望它能够反映出68军历史的光辉,纪念这支永恒的部队。

  红一方面军改编而成的八路军115师,先后分布在陕甘宁、晋察冀、冀鲁豫、山东、苏北等5个地区。后来,位于山东和苏北的几乎全部和晋察冀一部进军东北,115师部队遂各居四方。

  1938年5月,成立八路军第3纵队兼冀中军区。6月,成立八路军第4纵队,次年2月扩编为冀热察挺进军。

  这时,晋察冀军区的序列是直辖5个分区,另辖冀中、冀热察两个二级指挥机构,分别下辖5个分区。

  1944年9月,根据中央指示,晋察冀军区成立了冀晋、冀察、冀中、冀热辽等4个二级军区。这时,晋察冀军区不再直辖分区和作战部队。

  1946年11月,冀热辽军区改称冀察热辽军区。冀察军区和张家口卫戍区合并为察哈尔军区。

  以上沿革作为68军部队成立与发展的一个背景材料,下边谈到的情况会与其有关,68军的部队和干部也来源于上述部队。

  抗战胜利前,中央决定,“将我军大部迅速集中,脱离分散游击状态,分甲乙丙三等,组织成团或旅或师,变成超地方性的正规兵团,集中行动”,中央和军委还要求,正规兵团的数量应占全部兵力的五分之三到三分之二,在集中兵力组建正规兵团的同时,应保留和建立必要数量的地方部队。

  除东北外,全国各大战略区大都以二级军区为基础,组建野战纵队,并通俗地称之为“升主力”。

  晋察冀军区于1945年10---12月,先后成立了8个纵队,即每个二级军区2个纵队。1946年3---5月,根据停战协定,将8个纵队缩编为3个(不含临时调归的晋冀鲁豫一纵),此为第一轮编成的主力。

  1947年7月8日,指示晋察冀军区再组建3个野战纵队。为筹建新的野战纵队,晋察冀军区首先将地方部队集中起来,在二级军区增编独立旅,同时充实了各分区独立团;其次,结合土改,动员翻身农民参军,掀起参军热潮。

  1947年12月2日,晋察冀野战军前委召开扩大会议。朱德参加了会议,宣布了新组建第1、第6、第7纵队的决定。其中6纵即为后来的68军。

  6纵作为第二轮编成的主力部队,与第一轮编成的纵队相比,历史要短一些,基本没有红军部队,所辖团队大多于抗战中、后期授予番号。冀中部队所占比例较大,而由于对日斗争残酷,冀中军区部队在1944年以前,大多数称大队或地区队,实则为团。按大队计算,6纵最早的团队始建于1939年。

  一般人们都认为,晋察冀主力部队,基本是每个二级军区两个纵队。即:冀晋军区---64、66军、冀察军区---67、65军、冀中军区---63、68军,实际上每个军都有一个旅例外。68军更有点特殊,和每个二级军区都有点关系。

  第6纵队下辖第16、17、18旅,首任司令员文年生,政委向仲华,副司令员肖新槐,副参谋长张挺,供给部长肖永正(后杨步金),供给部政委李思敬,卫生部长王芝元,卫生部政委胡安吉(后李敬恩)

  6纵指挥机构以原察哈尔军区机关为基础编成,这在当时是全军都少有的良好条件和基础。各大战略区的野战纵队成立之初,基本都是从二级军区抽调人员,很少有把一个二级军区机关整个带走的。

  第16旅下辖第46、47、48团,首任旅长廖鼎祥,政委李斌,副旅长范保顺,参谋长唐丕光,政治部主任张宗胜。其前身是1946年3月组成的第14旅,7月改称第7旅,所属3个团分别为冀中杨成武纵队(前述8个纵队之一)第13旅38团、冀中军区特务团和冀中9分区73团。第17旅下辖第49、50、51团,首任旅长徐德操,政委李志远,副旅长李德才,政治部主任赵国威。其前身是冀中军区整训兵团(相当于教导旅),所属3个团分别为冀中军区10分区75、76、77团。第18旅下辖第52、53、54团,首任旅长罗文坊,政委严庆堤,副旅长林彬,参谋长熊金波,政治部主任肖赤。该旅是新组建单位,所属3个团分别为冀晋1分区独立第13团、察哈尔军区6分区独立第1团和冀晋4分区独立团。

  1948年5月,华北军区组建第1、第2兵团,6纵编入第2兵团(兵团,辖4个纵队)。师以上领导变动:王紫峰任副政委,旷伏兆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白正刚任17旅政治部主任。

  1948年8月,华北军区由两个兵团编为3个兵团,6纵调入第3兵团(杨成武兵团,辖3个纵队)。师以上领导变动:肖新槐兼任参谋长,王紫峰兼任政治部主任,旷伏兆调出,杨栋梁任16旅副旅长,范保顺改任副政委,唐丕光任18旅副旅长。

  1949年2月,全军统一组织编制和部队番号。6纵编为第68军,隶属于20兵团。军长文年生,政委向仲华,副军长徐德操,参谋长宋学飞,政治部主任张逊之,后勤部长杨晓昆,后勤部政委李思敬。

  第202师下辖第604、605、606团,师长廖鼎祥,政委李斌,副师长兼参谋长唐丕光,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范保顺。

  第203师下辖第607、608、609团,师长杨栋梁,政委李志远,副师长李德才,参谋长祖岳嵘,政治部主任白正刚。

  第204师下辖第610、611、612团,师长罗文坊,政委严庆堤,副师长王钧,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张宗胜(后兼),参谋长熊金波,政治部主任肖赤(后调离)。

  1949年5月,北平和平改编的部队一部分成建制编入华北各军,每军编入1个师;一部分拆散补入四野各军(四野各军已编4个师)。16军22师改番号为独立第25师编入68军。师长梁诗傅,政委白正刚,副师长刘震,政治部主任惠士荣。太原战役后,该师番号撤销,拆散编入68军所属各师。

  1951年6月19日,68军随20兵团入朝作战。军长陈坊仁,政委李呈瑞,副军长宋玉琳,副政委李志远,参谋长宋学飞,政治部主任严庆堤。其中,军长陈坊仁曾作为66军副军长首批入朝。

  68军是一支年轻的武装。其202、203师前身部队,来源于冀中,大部分团队建于1943、1944年,坚持平原游击战争;其204师前身部队,均建团于1945年以后。

  编为6纵后,先后参加了华北战区包括平津、太原战役在内的一系列作战,都完成了任务,但由于是新组建的纵队,往往担任辅助方向的作战任务,难以有表现机会。唯一一次显露锋芒的是保北战役中的定兴战斗,6纵以不足2万人,单独围城、打援,连克坚固设防的定兴县城、火车站和北河店,歼敌暂编31师,俘其师长陈治平。战后,6纵受到通电表扬。

  20兵团的3个军,66军入朝最早,当日内未经准备即入朝作战,表现素质良好;67军在朝鲜歼敌最多,并创日歼敌数量最高记录;68军则名气最大,创造了一守一攻两个辉煌战例,被编成3部电影,1台戏剧,流传至今。

  抗美援朝战例,被拍成电影的不少,但在一个军内数量这么多的少见。同一个军的战例被拍成3部电影的,还有38军,其第二次战役的行动,拍成故事片《奇袭》、军教片《奇袭武陵桥》、《飞虎》。68军战例编成的3部电影再加1台戏剧,虽然流传更广,但看过电影、戏剧的人,只知其事,却不知其事属于68军的,不在少数。

  68军入朝后,战争已进入阵地防御阶段。在后方准备数月后,1951年10月7日,该军204师、202师604团与人民军5军团换班接防。次日,美2师、伪8师、法国营乘我立足未稳全线发起进攻。

  美、法军集中近二百辆坦克,最多一次出动40多辆(M46巴顿式),沿文登里向北公路两侧的川谷平原地带实施“坦克劈入战”。68军在敌情不明、地形不熟、阵地不完善的情况下,在人民军既设阵地上打了一场仓促防御战。204师在公路两侧构筑反坦克阵地,集中全师的战防炮、火箭筒,组成反坦克大队,与敌集群坦克作斗争,共击毁敌坦克36辆。同时,固守一线余人,粉碎了敌之企图。

  文登里反坦克作战,开创了我军战史上的先例,创造了几个记录:一次战斗中敌同时出动坦克最多,我军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反坦克战斗,我军首次构筑专门的反坦克阵地,首次建立专门的反坦克战斗编组。其基本经验是:

  ----阵地与地形相结合:依托两侧山地,将中间的川谷平原地带改造成反坦克阵地。

  ----火力与障碍相结合:反坦克与反步兵火力相结合,正射、侧射、斜射、反射火力相结合,天然障碍物与工程障碍物相结合,爆炸性障碍物与非爆炸性障碍物相结合。

  ----坚守部队与反坦克部队相结合:两侧坚守部队依托山地,伸向川谷,并肩卡口,反坦克部队在川谷中同时配合两侧作战,既可以一帮二,也可三并肩。

  这些成功经验,对长期指导我军建设作用极大。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初,三北地区的国防工程建设和全军部队坚守防御及反坦克训练,仍在贯彻这些思想。故在“把打坦克之风吹向全军去”号召下,军教片《坚守文登川》成了最好的活教材。

  2、金城反击战役及直木洞以南地区进攻战斗----电影故事片《打击侵略者》、京剧及电影《奇袭白虎团》

  为促成停战谈判,志愿军于1953年7月13日发起金城战役,也是抗美援朝最后一次战役。

  68军兵分三路。军指挥203、204师单独组成战役西集团;202师(欠605团)编入中集团,担任67军的第二梯队;605团编入东集团,由60军指挥,与181师共同担任突破任务。68军独当一面,又支援兄弟部队,可见志司与兵团的信任。

  68军以203师609团、204师610团在敌防御配系最严密的地段并肩实施中间突破,607团、611团在两翼进攻。

  607团侦察排副排长杨育才率12人组成化装袭击班,先于攻击部队行动,一举捣毁伪首都师1团(白虎团)团部,毙俘敌白虎团团长、机甲团长、美军顾问等233人,缴白虎团团旗。

  609团配属608团2营编成3个梯队担任主攻。其第一梯队3营仅20分钟、1营仅1个多小时便完成突破任务转入打敌坑道,肃清残敌;第二梯队本团2营利用突破效果,紧随化装袭击班,沿公路强行穿插,2小时40分内前进9公里,途中进行大小战斗11次,歼灭伪军1个机甲营、1个炮兵营、美军1个榴弹炮营,推进到美3师阵前,形成了对外正面。第三梯队608团2营加入战斗,配合609团2营粉碎敌两个团在飞机百余架次、坦克20多辆支援下的21次反冲击,巩固了占领的既得阵地。609团在6小时10分内,全团向前推进7.5公里,以1个加强团突破敌一线门,汽车百余辆(战果不含608团2营),战后荣获“插的勇猛,守的顽强”奖旗。

  607、610、611团也全部完成突破任务,204师610团俘敌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成为画龙点睛之笔。

  抗美援朝战后,战争经验总结编写委员会、训练总监部,选出了从兵团到小组的一系列优秀战例。609团直木洞以南地区进攻战斗成为步兵团8大经典战例之一。其余7个是:

  这8大战例中。唯有68军203师609团直木洞以南地区进攻战斗即奇袭白虎团,被改编为戏剧和电影,名扬天下。

  1955年4月,华东军区改称南京军区,68军划归新成立的济南军区,驻江苏徐州及其附近地区。

  野战部队住在相邻的另一大军区所辖省范围内,本属正常现象。但文革中出现了问题,68军支左的观点与南京军区不一致,济南军区亦支持68军,两家各支一派,使得徐州地区派性严重,武斗不断升级,成为社会生活、生产、铁路运输全面瘫痪的“重灾区”。

  1975年,为解决徐州问题,经批准,68军与沈阳军区46军对调。68军移驻吉林省吉林市。为避免出现新的矛盾,46军不再跨区驻防。

  1985年百万大裁军,68军番号撤销。同年8月,该军改编为赤峰守备区(军级),移驻内蒙古赤峰市,所属各师均改编为守备师,驻防林西等地,面向驻蒙苏军,负责东北地区西南方向防务。

  有人说,因为68军和46军换防后,都是新调入部队,所以沈阳军区、济南军区自然撤销这些后来的部队。也有人说,这两个军区对着干,你撤我的,我也撤你的。

  济南军区采取了全军通用的做法,即所属3个军各撤销1个师,撤销46军军部,该军保留的两个师分别编入另两个军。比较起来,论战争年代资历和红军基础,67军最好,和平时期也公认表现最佳。在26和46军中选择哪一个,也许有点微妙。

  沈阳军区就不同了。部队普遍资历老、基础好,没有红军基础的就是40和68军。与其他军比起来,68军不占优势。但沈阳军区采取的是最具保护性的做法:撤销旅大警备区(兵团级)及其各守备师,缩编其要塞区;撤销68军番号,保留其机关和部队,而且基本满编(因为这是一线作战部队);其他各军保留番号,大幅度削减兵员,只保留1个甲种步兵师。

  和68军一样历史较短的一些部队,因为归属其他军区,相比不显弱,故得以保留了全部或大部分部队。所以,若68军在其他军区,能否保留军的番号不好肯定,保留一到两个师是没有问题的。但由于操作的复杂性和财力所限,军区间的这种平衡无法实现。

  杨育才----奇袭白虎团的侦察英雄,任至副师长离休(并非传说的副军长),已于2000年5月在济南仙逝。

  白正刚----知情人都熟悉这个名字。曾任我军最早的两个机械化师之一的24军原70师(现为北卫警3师)师长,被上级誉为全军最好的师长之一、北京军区最好的两个师长之一(另一为66军196师师长袁捷)。白恰逢风华正茂之际,因与小姨子拉扯不清,被其连襟(师司令部一参谋)枪杀。联想起王近山,不禁令人呜呼,英雄何难过小姨子关?

  陈坊仁是江西省兴国县人,1916出生。1929年加入中国青年团。次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转入中国。在红军历任连指导员、代营长、团政 委、团长。湘江战役中,红1军团2师4团政委杨成武战斗中右腿膝下中弹倒地,敌人蜂拥而来,大喊“抓活的!”2营副营长黄霖和5团5连指导员陈坊仁带领战士奋勇相救,得以脱险。抗日战争,调贺龙120师358旅716团任营长,随宋时轮、邓华赴冀东,任宋邓支队大队参谋长、大队长、冀热察挺进军参谋处长。后来在晋察冀军区团长、军分区司令员。解放战争,陈坊仁任华北野战军3纵9旅旅长。1948年1月,华北野战军主力攻打涞水,9旅部署在拒马河西岸打援。敌援军突破拒马河桥头,9旅的部队退至庄□,敌军又攻入庄□,9旅的一个营被压缩几所院子里。陈坊仁立即带领旅前指进至庄□村边指挥。经侦察,当面之敌是傅作义35军32师一个整师。35军是傅作义的嫡系部队,傅作义尽管数度升迁,但1943年以前,一直兼任35军军长董其武任35军军长后,排以上军官仍由傅作义亲自选配。32师是傅作义两大骨干力量之一,被傅作义誉为“虎师”,全师官兵均佩戴绣有虎头的袖标。9旅和32师激战竟日,打成对峙。陈坊仁按照上级意图,指挥9旅切断了进入庄□之敌与拒马河东岸敌军的联系,随后将庄□包围起来。3纵主力暂不攻涞水,调头攻打庄□,敌32师(欠一个营)全军覆没。1950年,陈坊仁任66军副军长,入朝作战。后调任志愿军68军代军长、军长。参加了一至四次战役、1951年阵地防御作战、1952年巩固阵地作战、秋季战术性反击、1953年夏季进攻战役和金城战役,获朝鲜二级国旗勋章(两枚)、一级自由独立勋章、二级自由独立勋章。回国后,陈坊仁担任68军军长。1956年,68军驻徐州,彭德怀元帅视察68军。陈坊仁陪同彭德怀视察驻苏北新沂县的202师。清晨彭德怀散步,看到军人俱乐部墙上挂着《军人誓词》第一条为“我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彭德怀说:这个说法有毛病,我们的军队虽然是绝对领导的,但现在的军队是国家的,不能说只是在哪一个人领导之下。我们是唯物主义者。毛主席死了谁领导?彭德怀看到202师专门设有军旗室,有卫兵昼夜守卫军旗,认为实在没有必要。202师师部门口有一面大镜子,用以整饰军容风纪,彭德怀批评是徒具形式。陈坊仁陪同彭德怀勘察了沂蒙山区。彭德怀问陈坊仁,战时能否守得住?陈坊仁说没有问题,来一百万敌人也能顶住,彭德怀对陈坊仁的回答颇不以为然,说:恐怕要给你们增加点火炮吧!陈坊仁后任济南军区副参谋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61年任山东省军区任司令员,1965年离任,1967年去世,年仅51岁68军没有彻底消失!176团后改变为海军,基本完整保留下来了。

  在伟大祖国喜迎60华诞,期待二十一世纪首次盛大阅兵庆典的时刻,回顾我党我军艰苦卓绝,浴血奋斗的光辉历程,纵观共和国沧海桑田,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心中百感交集,感慨万千。作为一支战功赫赫,确已经从共和国军队序列中消失的,68军子弟,我们应当铭记我们父辈的英雄业绩,记住68军的开国将军,记住68军史诗般的辉煌历史。

  副军长兼连云港要塞区司令员黎光,四川仪陇人;政治部主任严庆堤,江西瑞金人;

  首任副军长,第二任军长,徐德操少将,湖南平江人;时任国防部军事建筑部副部长;

  从华北军区6纵参谋长到68军参谋长的宋学飞,1955年授大校军衔,象《亮剑》中的李云龙一样闹情绪。调任河北省军区副司令后,1961年晋升少将军衔,习惯上61年调整的也是开国将军。

  202师首任副政委,204师政委范保顺,湖北天门人,1955年任军政治部副主任,授大校军衔,1961年晋升少将,任军副政委;

  副军长胡贤才,河南新县人,1955年授大校军衔,1964年晋升少将军衔;

  梁仁芥政委,是大名鼎鼎的叔侄孙将军中的叔祖,是38军军长梁兴初中将的叔叔,而梁军长又是38军政委梁必业中将的叔叔。而梁必业中将,是叔祖梁仁芥少将带出来参加红军的。58年我父亲与张力叔叔,卜玉春叔叔一起,随梁仁芥政委到203师607团下连当兵,熟知这段历史。

  从华北军区6纵司令员到68军首任军长,文年生中将是68军首任军事主官。按照一支部队成立时,首任军事主官的性格,将决定这支部队精神和命运的说法,身为民族英雄文天祥后裔的文军长,给68军注入了英勇善战,敢打硬仗的军魂。使这支年轻的部队,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大放光彩。他在文革初期即被黄永胜刘兴元迫害,诬陷为“夺权搞政变”于1968年迫害至死,年仅61岁。此案牵连干部700余人,是不是预演了68军在大裁军中的结局呢?

  建制可以撤销,精神万古长存。让铁血硝烟中那杆高扬的军旗,永远永远珍藏在我们心底。

  写作此文缘于老军长张铚秀逝世,查阅网络资料,简历中竟没有老将军在68军任职的记载,也许8年时间太短?也许因68军撤销?我回家一再翻阅父亲手中保存的68军军史,竟然只提到授衔,且一笔带过,一个名字都没有提到。还有资料提到李呈瑞是海军少将,李将军是1955年9月底在68军授衔,10月底调任海军航空兵政委,是海军元老。梁仁芥政委的简历中也没有在68军任职的记录。幸好老人们还在,思维记忆还清楚,也算是“抢救性发掘历史资源”吧,我觉得我们68军的后代,有责任还原历史的线军岗位上,战斗和工作过的,共和国开国将军们。

本文链接:http://convertvlc.com/fantankezhendi/350.html